醫師市長豈可絕命終結站上不設防?

 

不只是走山,環境風險比你想像的更近!你知道台北市邊坡地開發案眾多,但你可知連帶與我們安全相關的「區域緊急防救災動線」北市府交通局做出哪些配套嗎?你能想像北市寸土寸金,但我們生命與財產卻可能因為搶救不及而一文不值嗎?

 

下一個小林村在台北?

2014年8月4日郝市長主政時期爆出北投丹鳳山順向坡的欣巴巴豪宅案動工事件,引發周遭居民及廣大民眾對過去大規模地質災害,如林肯大郡、國道走山與小林村深層崩壞的恐懼。因大面積山坡地由林保地改劃設為地主及建商可開發私地,一連串建案蠢蠢欲動,開發商技術規避環評,周遭居民無不得直接面對日益增加的環境風險,生命及財產難脫潛在地質災害之威脅。這並非單一個案,而是台北都會區山坡地面臨市區土地利益快速上升的外溢效應。早年一文不值的山地改個地目就變成了印鈔機。

 

房價向上爬爬爬,山坡向下滑滑滑

北市府團隊輕忽中央政府近年來於全台各地推行防災社區之理念,透過促成專家與民眾之互動,共同成就社區依照在地特性,進行災害風險分析、救災議題歸納與救災對策研商等環境管理實踐,自爭議起就透過各種手段排除實質的利害關係人。北市府團隊亦輕忽大台北盆地順向坡、鬆散邊坡、陡坡、斷層線等地質條件對環境開發的先天限制,沒藉機重新審度日前才爆出北市府建管處公務員收賄而偽造資料,整頓適用本市市民安全的SOP,反倒為建商投機取照大開方便之門,豈不是多年前林肯大郡前奏之翻版?自爭議以來北市府建管處也一直迴避回覆居民對當初建照申請送審資料上坡審不合建築法規卻通過建照的質疑。無視「安全、安心、安居」等國家對於人民的基本承諾,原本該為市民居住安全把關的建築管理局處反倒積極成就建商財團炒作山坡地之利益,消極置在地居民之死生於不顧。

仁心仁術的市長,您難道還沒警覺市府團隊的螺絲鬆掉了嗎?再下去難保整組害了了。

 

請問是要我們逃去哪?

經年來,台北市政府不積極透過都市發展規劃之權力介入此類私地開發案之經濟利益,但無視山坡地乘載既成道路與基礎設施承擔當地逃生、急救及救災活動的限制,仍難脫積極保護市民基本權利之責。較之,推廣平地都更計畫時訴諸公共安全合理化市府政策之說詞,對於此地居民因開發潮起之公共安全危機卻全然無視,這豈非多重標準?試問這是擅長擬定SOP的市府小內閣應有的行事準則嗎?

山坡地既成道路有其寬度及發展可能的環境限制。在無法拓寬道路、出入口有限且路面與鄰側本身有崩塌潛勢的狀況下,大量新設建案,甚至潛在被引入的人口,無疑是增加當地環境的乘載負荷,並加重已經存在的逃生、急救以及救災等應變措施的施行難度。丹鳳山一帶時不時因不明因素發生火燒山,如2013年那次山林大火,火勢甚至從上午燒到下午延燒數小時,消防車灌救依然難以阻止火勢在空間上的擴散,最終燒掉600平方公尺左右的森林,大火比鄰附近住宅。在在都已顯示台北市的防救措施早就存在有待填補漏洞。如果不補,只會擴大。

再者,已存在多時的建案大型工程車輛已經是,甚至未來潛在的一般車流也會是相似交通動線上的隱憂。輕有周遭住戶房屋或車輛鄰損,甚致因道路窄小,無法紓解突發的車流逕流,使得災害或緊急狀況發生時救護車、消防車或一般車輛行逃生、救護目的難以達成以致造成重大傷亡,此非杞人憂天,而是已有小規模前例可考。即使寬如士林陽明山仰德大道,日前重大車禍亦有在地居民質疑是仰德大道兩側日益增加的建案工程車流趕工所致,殷鑑不遠。

 

保護市民安全的責任,市長不能逃避

因而,我們主張除地質環境及災害、水保、林保等限制做為山坡地開發考量之外,北市府有責任盤整市內社區營造是否符合中央政府規劃之防災社區目標及標準,重新檢討在核准山坡地開發案前,該案與既存居民逃生、急救及救災交通動線之間的關係及造成的限制作為核發建照的判準之一,有必要時應公告並納入利害關係人之實質參與。市政府作為開發案核准機關,其下應設置足以考量並施作敏感性評估的專責單位,並考量災害損失發生時,有相對應的課責單位。

另外,依循北市府的永續規劃,樹木保護與環境永續維護,實為密不可分的。北市府設立樹木保護委員會的存在,並非為了服務建商的開發需求。山林不可被促銷,環境不能被量販。因此極力反對任何以評估協商之姿態,輕率地代位居民與環境,放任建商造成任何不可逆的破壞。

 

選項方案設定與緣由

選項方案

  1. 通盤檢討北市府之社區營造是否符合中央政府推行之防災社區的標準。
  2. 將周遭逃生、急救與救災交通動線問題處理方案納入都會區山坡地開發事業成案前之考量,並檢討現存爭議案例。
  3. 市政府設置敏感性評估施作專責單位,定期檢討區域逃生、急救與救災交通動線計畫。
  4. 市政府設置災損課責單位。

緣由

目前都會區山坡地開發事業成案之過程未充分考量周遭利害關係人之逃生、急救與救災交通動線問題,是不適當的開發成本效益分析。該問題於北市府無敏感性評估專責單位,亦無災損課責單位,是不適當的風險管理。應即刻評估中央政府於全台灣推行之防災社區目標在台北市的執行狀況,目前看似中央地方不同調。

北市府輕忽可預期的災害而無對應處理措施,對於都市公共安全之概念無一致性的說明,使得環境風險不平等地分散在既存的在地居民身上,事業核准及施作者有權力、權利而無對應責任,違背公平正義原則。

 

相關資料

丹鳳山空拍

北投奇岩里境內丹鳳山奇岩路順向坡上的開發案進行中!

北投丹鳳山開發疑義

丹鳳山開發爭議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醫師市長豈可絕命終結站上不設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